关注我们
下载APP
+关注微信客服
小云yuncaifujf
帮助中心
在线客服
云财富-小云云
云财富-小财长

周一至周五8:30-18:00

复旦导师向“特色”学生发“年终奖”

余儒文 绘

本报讯 见习记者 李晓清

“你们老板给你们发了多少年终奖?”这不是白领在晒年终奖,而是在武汉某部属高校的BBS上,几名研究生晒起了导师发的“年终奖”。一下子,引起了热议。昨天,记者采访沪上一些高校后发现,部分理工科专业的导师均有发“年终奖”的做法,甚至有些还评选科研成果奖、最勤奋奖、助人为乐奖、新人奖等奖项,以此激励学生。

奖项不唯成绩论 获奖者能获“年终红包”

在这则题为《关于老板给的年终奖》的帖子中,发帖人“绝地重生”表示,自己现在读研一,放假前导师给每个研一学生发了300元钱,他便看做是自己的年终奖。为了了解其他同学的“得奖”情况,才上校园论坛发帖。而在回帖中,多数学生均表示,没有过“年终奖”一说。

不过,记者得知,部分沪上高校教授确实有发“红包”的习惯。他们会根据研究生一年来的表现,发给“年终奖”,有时从项目经费支出,有时则是导师自掏腰包。而“年终奖”的形式也是五花八门,有的直接给现金,有的则会设置奖项。

网名为“zzu”的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一学生,今年就很期待“年终奖”。因为他从学长的口中得知,按照去年惯例,导师会在年终总结报告会议上,设置各类奖项,奖励在各方面表现突出的学生,这让大家倍感期待。

据他了解到的情况,导师今年还会延续这种做法。并且,每个奖项的奖金额度几百元,而且额度均不同。“我觉得这样做挺好,如果大家获得的奖励都比较平均,就提不起大家积极性啦。”“zzu”说。

奖项民主评选而得 导师称希望借此激励学生进步

据“zzu”透露,在年终总结报告会上,由学生投票评选出各类奖项。“科研成果奖”颁给这一年出了很好成绩的研究生,“最勤奋奖”则给“来实验室最早,可能回得最晚”的学生,还有“助人为乐奖”给那些帮助其他同学做实验的人,“新人奖”则颁给“研一新生”中的杰出者。“最关键的是,这些奖项不是导师自己指定的,而是大家民主评选而得的,我觉得挺公平的。”“zzu”告诉记者,通过这样的评选,可以知道同学对自己的评价。而且,奖项覆盖面达70%,基本上大家都能获奖,皆大欢喜。”

记者昨天致电“zzu”的导师吕红教授,她表示:“今年会延续相关举措,但这不算"年终奖"。”同时,对于设奖的初衷,吕教授坦言,这样做只是促进研究生科研的举措之一。“在研究生的平时科研学习中,我们也很注重研究生激励,希望让他们更上一层楼。”

》学生看法

观点1

导师发红包很难得,唯有更努力来回报

导师派发“红包”的做法,是不是普遍现象呢?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一些高校导师的确有派发年终奖的做法,但更多的研究生在新年里,不会拿到“红包”。

华东师范大学理工科专业的研究生张同学这两年一到年末,就会收到导师的“年终奖”。“我们有时会帮导师做些项目,导师也就在年末给大家派发"红包"。”小张告诉记者,自己导师管理比较人性化,觉得大家一年来做实验很辛苦,就会一起聚聚,再发点现金奖。在他看来,并不是每个导师都会发红包的,所以对于这种优待,大家唯有付出更多努力来回报。

观点2

平时得到悉心指导就好,无所谓“红包”

上海理工大学研究生江平则没有收到所谓的“年终奖”,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导师平时对各位研究生管理都比较宽松,也允许大家出去实习,所以,即使没有这种现金奖励,也无所谓。“我倒是认为,导师对研究生的管理模式是关键,平时能对研究生悉心指导,并有所关心,就是一个好导师,有无"红包"是次要的。”

而上海大学研究生邱之卯则表示,理工科专业的导师一般会有比较多的项目,年末派发红包的可能性比较大,而像自己这样的文科专业学生,拿“年终奖”是不切实际的。“况且,学生本来就可以从老师那里学到很多东西,这种现金奖励用不上。”小邱认为,研究生没必要拿这种年末奖励,并且,导师和研究生之间最好是纯粹的师生关系,用学术联系起来,类似现金奖励显得俗气。

》老师观点

“年终奖”只是辅助手段

据了解,部分导师通常会通过年末聚会等形式拉近与研究生的距离,至于是否派发红包,则仁者见仁。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副教授唐思贤每逢节假日前,总要和研究生聚聚,甚至和他们一起K歌。“作为老师,我不想把他们管得很死,就希望他们在寒假好好休息,来年有更大的进步,放假前也不忘给他们发"注意安全"的短信。”但对于是否要给现金奖励,他则表示,要根据各个导师自身的情况而定。

“前几天,我和研究生一起包馄饨,聚了一聚。”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宋晓冰副教授也很注重和学生的交流,并且交流的形式力求“心意”。“研究生本来就有科研补贴,年末我会多给他们一点。”不过,他同时告诉记者,如果是平时表现比较好的同学,他不一定会采取年末奖励的形式。“各方面都比较优异的同学,我平时就会给予奖励。并且,现金奖励还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与他们科研、学术上的沟通。”他这样表示。

  • 上一条
  •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