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下载APP
+关注微信客服
小云yuncaifujf
帮助中心
在线客服
云财富-小云云
云财富-小财长

周一至周五8:30-18:00

女富豪引出神秘链条 泰山文交所陷被指内幕交易

每经记者 黎光寿 发自北京

2011年年末,一则由人民网转载的香港《文汇报》的报道,将泰山文交所推向了“内幕交易”的风口浪尖。《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到,2011年12月28日,泰山文交所已与投资者签订了善后协议。

山东泰山文化艺术品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山文交所)成立于2011年7月19日,注册资本1.5亿元,注册地在山东省济南市。因其总经理是天津文交所的创始人屠春岸,因而广受关注。

2012年1月13日 《羊城晚报》的报道显示,2011年12月底,中宣部等五部门以中宣发(2011)49号文的方式,下发了《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催促各地组织力量整顿文交所,只保留上海和深圳的文交所。

而来自国家层面的整顿行动,究竟能给泰山文交所留下多少存活空间,尚不可知。

引出神秘链条

在2011年12月22日,就有艺术品股票的投资者向《每日经济新闻》报料称,其怀疑文交所股东成立私募自己买画,通过第三方名义溢价上市。证据是人民网港澳频道和香港《成报》的报道、屠春岸的微博,还有在泰山文交所上市的吴冠中两幅画作的发行人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检索发现,人民网港澳频道和《成报》讲述了同一件事,济南女商人任春霞2011年10月3日在香港苏富比《二十世纪中国艺术》拍卖会上,以1.13亿元拍下了吴冠中的《漓江新篁》、《凡尔赛一角》以及赵无极油画《10.1.68》三幅画。但任春霞只支付了吴冠中两幅画的成交额和佣金,未付赵无极油画的拍卖款和佣金,因此被香港苏富比拍卖行告上法庭。

2011年10月20日,《漓江新篁》、《凡尔赛一角》通过济南市美术馆的价格评估;2011年11月4日通过了泰山文交所的上市审核,将之公开挂牌;11月15日,两幅画正式在泰山文交所份额化上市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两幅画作在济南美术馆评估的时候,委托人就是泰山文交所,而在2011年11月8日公布的持有人承诺书中,两幅画作的持有人却变成了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任春霞拍到该画以后立即销声匿迹,其所拍到的画为何由金谷信托来上市?金谷信托在持有人承诺书中声称,这两幅画“来源合法,本公司享有完全处分权,权属清晰不存在任何现实或潜在的争议”。

2012年1月12日,泰山文交所副总经理刘川在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邮件中表示,在泰山文交所挂牌吴冠中两幅作品的持有人为金谷信托,任春霞跟泰山文交所没有关系。不过,对任春霞和金谷信托的关系,刘川没有透露。

画被运回香港

既然吴冠中的《漓江新篁》、《凡尔赛一角》两幅画都已在泰山文交所上市,这两幅画何在?泰山文交所总经理屠春岸对媒体表示,画还在香港。之前仅运到了济南海关,因为入关要缴纳31%的关税,故而鉴定和评估工作都在济南海关进行,然后又被运回香港。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泰山文交所的网站上,泰山文交所、评估方济南美术馆的评估报告、金谷信托的报告以及代理商的报告,都没有这两幅画在何处的消息。尽管屠春岸曾表示,泰山文交所持有吴冠中的《漓江新篁》、《凡尔赛一角》两幅画的包机及海关记录,但两幅画究竟是否到过济南海关,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有投资者质疑,泰山文交所存在黑色产业链文交所股东与画主合作,拍卖会高价买画,第一笔超额利润产生;拍卖会后,找第三方公司出面做发行方,再加价发行,第二笔超额利润产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漓江新篁》以2624万港元成交,《凡尔赛一角》以1858万港元成交,合计4482万港元,按照当日汇率,合人民币3664.48万元。根据泰山文交所的挂牌公告,在任春霞拍下后一个月,两幅画作在泰山文交所挂牌上市价格分别为3600万元人民币、2050万元人民币,与拍得的价格相比溢价达到67.8%和35%。

另有投资人质疑,任春霞买画的钱来自泰山文交所购买两幅画作的钱,买到画以后通过金谷信托到泰山文交所上市交易。

泰山文交所副总经理刘川在邮件中告诉记者,此前媒体报道中对泰山文交所用投资者钱财购买画作的怀疑属于“没有真实依据的猜测和想象。苏富比拍卖行出具的发票表明吴冠中的《漓江新篁》和《凡尔赛一角》两幅拍品已于2011年10月6日付清款项(含拍卖佣金),而泰山文交所挂牌两幅作品是在11月份,因此自然不存在用(或是“拟用”)投资者的钱去支付拍卖款的问题”。

签署善后协议

2012年1月9日,泰山文交所投资者维权联盟主要参与者之一的马文泉(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的维权已经获得了阶段性成果。

所谓“阶段性成果”是指,泰山文交所与维权投资者签署了一份善后协议。协议显示,2011年12月28日,维权群组织了20人的投资人代表团,与泰山文交所进行了交涉,并与交易所方面签订了书面协议。该协议显示,“因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 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以下简称38号文)的出台,甲方目前的份额化交易制度存在不确定性,存在关停或转型的可能”。

泰山文交所副总经理刘川通过邮件表示,“泰山文交所与部分投资者之所以签署你提到的协议,我认为原因是双方均认可该协议的内容,协议的内容也是合法有效的”。

记者获得的该协议照片显示,“如甲方继续经营且根据38号文的要求更改了已上市三件作品的交易规则,乙方不再继续参加交易,并且和甲方解除原先签订的入市协议,有权要求善后主体按照成本价返还乙方投资款”,“如果甲方被关停,乙方有权要求善后主体按照乙方成本价回购乙方原有份额”。

该协议照片还显示,“乙方要求善后主体在甲方更改已上市三件作品的交易规则或者国家决定关停甲方文件下发后30个工作日内,完成退款事宜”,该协议签订之日生效。

2012年1月12日晚上6点,一份发布在中国政府网上的文件引起了马文泉的注意。在这份落款日期为2012年1月10日的文件中,国务院以国函(2012)3号文件的形式批复同意证监会《关于成立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并建立工作制度的请示》,建立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在前述49号文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在这次整顿中,一直打着国家金融改革创新区旗号的天津文交所和号称文交所创始人的屠春岸领导的泰山文交所未在保留名单之内。

  • 上一条
  • 下一条